八雲&孤獨惑星

今天乐总追到纺妹了吗?(微笑)

乙腐都吃,但是不喜欢乙女腐。

黑色幸存者/DL/FF7/fgo/乙女/

emm……是fgo死鱼玩家,可随意勾搭

讲真的,我只不是出去开了一下门,结果……我回来的时候就被炸死了😂😂😂
(PS最后一p是样版ο(=•ω<=)ρ⌒☆)

八雲桑的唠唠叨叨

话说各位,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人家游戏已经明明白白的说了是乙女向的,还是有人在相关的tag里发腐向的文/图(游戏里的男主×男主的这种)
  我本人虽说是个杂食者,乙腐都吃。但是,这种在乙女相关的tag下面刷腐,我是真的接受不了!(并不是歧视腐向的,只是觉得这种行为真的很让人觉得不舒服)
  这就好比你兴高采烈地买回来了你爱喝的奶茶,在刚喝第一口的时候却发现吸上来的奶茶在吸管中间的部分有一个已经死了的苍蝇,这种如此刺激的感觉简直爽歪歪好吗!
  而且,这种行为非常非常的失礼!虽然说,我只是一条咸鱼,也不是什么大佬,更没有什么影响力。但是,我是真的真的不想自己回到家后兴高采烈地打开自己喜欢的乙女相关的tag却遇到这种事。
  我觉得吧,你要是写乙女腐的话不应该打上原作的tag。(这对原作很不尊重)
  而且,这种情况真的在lof上很常见。(以至于我到现在都不想打开我特别喜欢的那个三个字和新选组有关的乙女游戏的tag)
  说了这么多,可能有的人会觉得我很事儿(挑刺的意思)会觉得我是个tag警察之类的。可是,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你喜欢的圈子里发生了这种事情你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乙女向是bg,腐向是bl,女性向的是乙腐皆可。各圈都有自己的界限,彼此之间互不干涉之类的。可是现在……我是真的不想说些什么了。
  综上,很感谢看到(听我啰里啰嗦地说了这么多)这里的大家 。

【迦勒底日常向】

Warning:一、这是一条咸鱼,没有在印度兄弟pick up中抽到任何一个的怨念之物。
                 二、私认为文笔较差,求轻喷。
                 三、立香性格私设。
                 四、微(超微)狂兰×咕哒
                 五、一切荣誉皆属于奈须大佬,一切OOC都属于我
    “前辈,您这几天好像都很高兴的样子,是因为迦尔纳和阿周那先生的出货率比较高吗”紫发的亚从者放下了刚烤好的蛋糕,转过头对坐在沙发上一读书就进入到无我之境的橘发少女这样问道。
    “嗯,的确是这样不错,我听隔壁的太太说出货率相当高,她家的阿周那已经五宝了呢”少女听到紫发的亚从者的话便放下了手中正在读的书,橙红色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采。
    “玛修啊,今天活动给了十个金狗粮,再加上我之前打的狗粮,可以给信长和小莫升一下级了”说着少女推了推从杰基尔那里借的黑框眼镜,便把活动赠送的十个金狗粮,分两次喂给了信长。
    而这时光幕上显示的,“大成功”和“极大成功”这几个字,显然刺激的少女身为幸运e的某根神经,立香她好似中了500万的彩票般癫狂地抓起了紫发亚从者纤细的手腕,还在原地蹦了几下,她激动得仿佛连语言组织能力都丧失了一般断断续续地说道:“玛……玛修…修…我…我没有看错吧?刚才光幕上显示的是不是‘大成功’和‘极大成功’啊?”
    紫发的亚从者十分温柔地包容了少女此刻堪称有些粗鲁的举动,原本十分平静温柔的声音中也夹杂了一丝激动的颤抖:“没,没有错,前辈,这是我们近两个月以来第一次‘极大成功’。前辈…或许…今天是你的幸运日,也说不定吧?”
    橘发的少女仿佛醉酒的人刚刚清醒时那般迷惑,随即她右手握拳在摊开的左手上敲了一下,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噢~的确有可能,那么金呼符就决定是你了!”立香以某知名训练师的语气说出了这句招牌性的台词,还抬手将头上并不存在的鸭舌帽搬到了脑袋后面,便开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沙发上突然窜起,奔向了召唤卡池。
    立香她在紫发的亚从者虽习以为常但还是有些担心的神情中在离卡池还有二十米的地方,以滑行下跪的姿态(ORZ=)滑行到了卡池面前,她脸上洋溢着仿佛虔诚的教徒一般的圣洁与真诚,用在教堂做礼拜的姿态对着卡池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祈愿:“伟大的施舍英雄啊!高贵的太阳神之子啊!我请求您回应我这个不成器的Mastet的回应,为不才在下的队伍贡献出一缕微薄之力吧!”
    随着金呼符数量的减少,少女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僵硬。终于在最后一发呼符也贡献给卡池之后,这时,突然一道金光打破了原先已经变得十分尴尬的气氛。见到此景,橘发少女的双眼也仿佛迸出了在隔壁太太的伯爵大人发宝具时那煌煌燃烧的火光。她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高喊了一声:“爸爸呀!”
    而这份希望却在召唤阵中的Servent说出被召唤的台词的那一刹那,少女眼中那煌煌燃烧的火光也被现实击得粉碎。
    “从者,Berserker。真名,贝奥武夫。让我们去好好干一架吧,御主……喂喂,别害怕啊。”虽然少女并没有被从者那狂放的台词吓到,但她此刻也无力表示出对从者的欢迎。见到此景,善解人意的紫发亚从者十分担心地跑到了少女跌坐的地方,用关怀的语调对她敬爱的御主安慰道:“前辈,您不要紧吧?在这个时候,我们不正应该就像隔壁爱德蒙大人所说的那样‘等待,并心怀希望’吗?”
    听到可爱的后辈那样关心的话语,一立香她露出了一个表示“我很好,没有事的微笑”,但随即她又露出了仿佛列车上突然失去梦想的乘客般那样的神情,用仿佛经历了人世间沧桑般的语调说道:“或许……这就是命吧?!”
    就在少女说完话的那一瞬间,紫发的亚从者仿佛出现了她敬爱的前辈,嘴上叼着一根点燃的香烟,姣好的面庞上透露出表示“我大概就是一条没用的咸鱼”的那种错觉,等她回过神来,她发现贝奥武夫已经和赫拉克勒斯打了起来,她敬爱的前辈则紧紧地挨着狂化的兰斯洛特卿,抱着为了让少女更加舒适,而坐在地上的玉藻猫的尾巴,少女仿佛是为了转移的注意力那般为玉藻猫顺着柔软的尾巴。弗拉德三世则坐在离少女和兰斯洛特卿不远的地方,悠闲地喝着下午茶。
    紫发的亚从者看着眼前喧闹中却透露出一丝温馨的,景象,就连那常年被过长的紫色头帘儿挡住的眼睛中也透露出了温柔的神情。
    就在此刻,橘发的少女和紫发的亚从者心中突然闪过这样一种想法:“或许……(迦勒底)就这样也不错。”
    仿佛心电感应那般两位少女随即抬头相视一笑,便开始纷纷加入了迦勒底自橘发的少女为新召唤的英灵,举办的迎新会中。
    每位Servent都在此刻放飞了自我,虽然……也会有亲切友好(?)的切磋发生,比如Emiya和英雄王在不远处开宝具对轰,而贝奥武夫和赫拉克勒斯的战斗依旧在继续。就连平日头盔总是不离身的兰斯洛特卿也在今日摘下了头盔,仿佛守护心爱之人的骑士那般,在橘发少女的身旁寸步不离。
    夜……还很长,未来,很近,却也很远。

【【P站搬运】】
额……我不太清楚怎么看作者的ID……所以……就把作者的名字给截图了←(不知道可不可以)

【P站搬运】
在P站上找到了很多齐迦的粮食

【P站搬运】
找到了一些太太和吾王的图